快捷搜索:

他们对于这个小伙子的印象也是好极了当最终的

  木料的香味飘散在整个车厢内,一个个密封的木箱子码摞的十分紧凑,四个人蜷缩在小角落中,不知道又颠簸了许久,才感受到了火车皮缓慢刹车时所带来的制动感。
 
    ‘咣当,咣当’
 
    一成不变的隔壁荒滩中,出现了三间灰扑扑的土坯小房,随着车厢的推进,在四个人的眼中慢慢的放大。
 
    不出意外,三间房,到了。
 
    “车上的人注意了啊,三间房是临时停靠站,你们赶紧抓紧时间下车啊!”
 
    火车头前的列车员,连下车提醒他们的功夫都没有,只是在前边探出脑袋朝着这边大声的吆喝两句,就算完事。
 
    那么停靠的时间到底有多短呢?
 
    当这列货运再次的开拔的时候,顾铮还有条腿挂在上边呢。
 
    这几位的老弱病残他算是看出来了,丁点儿是指望不上了。
他开口说话,言语中充满着真心实意的感激。
 
    “听说,这次我们的罪名之所以能被顺利的撤销也是因为你的提议?”
 
    既然这几位要被下放到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互相扶持是必不可少的。
 
    其实很有点良心和义气的王主任,早在给他们下发通知的时候,就将事情的始末原本的告诉了这三位。
 
    再加上路上顾铮的表现,他们对于这个小伙子的印象也是好极了,当最终的目的地抵达的时候,这些早已经压抑了许久的人,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表达自己的心意,再也不用怕到草木皆兵了。
 
    而相同的出身背景,更是拉近了几个人的距离,顾铮也不居功,大方的朝着今后的战友坦言道:“不用谢,我主要也是给自己脱罪,你们也只不过是顺道的。”
 
    够坦白,这反而让他们三个对顾铮的印象越发的好了起来。
 
    几个人还没有闲聊上两句,从远方的三间房中看到了他们的身影,负责接待他们的村里的干部,就迎了出来,打断了他们的交谈。
 
    皮肤黝黑的村干部姓刘,在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就帮忙拎着大家的行李朝着三间房也是他们今后的住所走去。
 
    “领导..”
 
    “别,可别,咱们村里可不兴叫这个,我看你年龄也不大,你就叫我刘叔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