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只是大致分成了一些州府关西麾下的建州府便是

  魏九端这边没什么表示,但其他五名巡察使却是感觉不怎么舒服。
 
    他们这五人都是关中刑堂的老人了,一路从最低级的江湖捕快做起,升级到了江湖捕头,最后积累功勋实力,这才做上了统领一方的巡察使位置。
 
    结果这楚休凭什么一来就成了巡察使?最重要的是他只有外罡境的实力,跟自己手下的那些江湖捕头实力一样,结果现在却是能够跟自己平起平坐,凭什么?
 
    江湖上以实力论高低这种事情是很常见的,像楚休以前在青龙会便是如此,在他展露出自己的实力之前,青龙会内的那些人态度可称不上友好。
 
    只不过关中刑堂的环境可是还要比青龙会复杂许多,在关中刑堂内,你不光要有实力,更要有资历。
 
    但偏偏楚休现在什么都没有,完全就是靠走后门进来的,这当然让其他人有些不爽。
 
    对于这些东西楚休倒是不怎么在乎,相反他疑惑的是尉迟方才说的那些话。
 
    方才尉迟着重强调自己是凭借楚源升的关系加入关中刑堂的是什么意思?
 
    他是怕其他人不知道这点单纯只是简单的说明,还是内有什么深意?
 
    只不过尉迟此人的态度隐藏的太深,楚休也看不清他的想法。
 
    尉迟将手令拿出来交给魏九端道:“魏大人,首领和人我都给您带到了,我也要回总堂复命了。”
 
    魏九端笑了笑道:“堂主那里还需要你来帮着处理一些杂务,忙的很,我也就不留你了,帮我给堂主大人带个好。”
 
    尉迟笑了笑,直接便转身离去。
 
    等到尉迟离开之后,魏九端这才看向楚休,沉声道:“楚休,既然堂主把你安排到巡察使这个位置上,那就证明堂主很看好你,我也希望你最好不要让堂主失望。
 
    我手下上一个巡察使方正元意外身死,他的手下以及他负责的地域从此便交由你来管理了。
 
    你只需要记住一点便足够了,关中刑堂自有关中刑堂的规矩,明里暗里的规矩都有,犯了规矩,哪怕你是楚大侠举荐进入刑堂的,也一样不会轻饶!”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上任
 
    魏九端一番话说出来,其实就跟没说一样。
 
    明里面的规矩谁若是犯了,那不用他说,关思羽便饶不了他们。
 
    但这暗里的规矩又由谁来说了算?
 
    只不过眼下楚休初来乍到,顶头上司说什么那自然也就是什么了,所以楚休根本就没有反驳,直接拱手道:“谨遵大人吩咐。”
 
    看到楚休这种态度魏九端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就怕这楚休仗着是被楚源升举荐来的便拎不清自己的地位,现在看来他还是很有自知者明的。
 
    楚源升在关中刑堂的地位的确很高,因为他是楚狂歌的儿子,众人也愿意给他面子,给他应有的礼遇。
 
    但同样楚源升若是太过插手关中刑堂的权力,像是魏九端这种手握重权的掌刑官一样会心中不满的。
 
    魏九端对着其他五名掌刑官道:“从此以后楚休便是你们的同僚了,特别是卫寒山跟姜涛然,你们两个的地盘跟楚休是挨着的,平时也要互相帮衬一下。”
 
    这两人当中,姜涛然乃是一名面向方正的四十多岁中年人,有着三花聚顶境界的实力,闻言他对着楚休笑了笑,拱拱手道:“楚兄,以后你我便是同僚了。”
 
    楚休这边也是站起来拱手回礼。
 
    至于那卫寒山则是显得要年轻很多,外貌只有三十多岁,也有三花聚顶境界的实力,只不过他踏入这个境界的时间要比姜涛然早许多,实际上年龄也已经过了四十了,不过却显得较为年轻。
 
    面对楚休,卫寒山则是要显得随意了许多,只是拱了拱手,喊了一声楚兄,面子上过的去也就算了。
 
    一个靠着走后门进来的外罡境武者,他可没把对方真正平等看待。
 
    魏九端咳嗽了一声道:“行了,那今天就到这里了,都回自己的巡查之地去吧,楚休,一会去后堂领了衣物和巡察使的腰牌后,你便可以去上任了。”
 
    楚休拱拱手,也是跟其他几名巡察使一起退下。
 
    其他那几人也并没有跟楚休搭话的意思,他们之间虽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但显然以现在楚休的出身和实力,还不够资格让他们认可。
 
    领了自己的衣物和腰牌之后,楚休便直接离开关西总堂,前往建州府的建州城。
 
    关西之地不像北燕地大物博,所以没有分郡,只是大致分成了一些州府,关西麾下的建州府便是其中之一,建州城乃是建州府的中心,其周围还有十多座小城也归建州府管辖。
 
    此时巡察使堂口的议事厅内,大门紧紧关闭,四名外罡境的江湖捕头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他们四人乃是建州巡察使堂口内最强的四名江湖捕头,在上任巡察使死后,所有的捕头捕快都归他们来管理。
 
    其中一名四十多岁,脸上带着一道红色刀疤的男子嘿嘿笑道道:“诸位,都别不说话啊,分堂那里都已经传下来消息了,新任的巡察使立马就要上任了,咱们应该商量一下该怎么办了吧?”
 
    他对面一名五十多岁的江湖捕头一边擦拭着自己手中的长刀,一边淡淡道:“商量什么?上面既然派来了一位大人,那咱们继续听命行事便好喽,否则你想怎么做?
 
    伍思平,我知道你有野心,不过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上面会让你来当这个巡察使吧?
 
    关中刑堂现在不是以前了,能人辈出,就算是方正元大人死了,新任的巡察使也是轮不到你这个外罡境的武者的。
 
    辑刑司当中强者无数,随便拿出来一个便可以来当这个巡察使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