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毒士贾诩这个名字子之中一下子就蹦了出来而张

 “是!”兰德尔答应道。
 
    第二天,李林和豹哥便提五千人马,不紧不慢的开到了在临泾成外新建成的一座大营外,豹哥大喊道:“对面,有没有活着的啊!没人出来我们就杀进去了!”
 
    根本不用豹哥在外大骂,就看大营的营门缓缓打开,一大队的人马已经列阵而出,汉人的士兵一下子便和对面的匈奴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算是匈奴是李林控制的,但是就这么点时间,李林又能够改变什么呢?
 
    但是李林也是聪明,头一排,血杀营将士一字排开,就那个气势,别说对面的黄巾军了,就连身后的匈奴将士都感到很是不安,胯下的战马感受到了血杀营将士的杀气都不停的打着喷嚏,表示不爽。
 
    季节已经到了冬天,虽然这雍州还不至于下雪的时候,但是这天气可是越来越冷了,李林披着一个白色,精致的羊皮长袍,到时显得有些奢华的感觉了,一旁的匈奴将士虽然寒酸了一点,但是都是在草原上冬季的寒风中历练出来了,早就已经做好了御寒的准备,这也正是李林没有害怕天气影响自己这边人马战斗力的原因,自己是越来越往南打,而北方的军队是适应寒冷的,再加上这些个匈奴人一个个壮的跟牛犊子似的,李林都害怕自己感冒,在没有抗生素的时代就是噩梦,所以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而这些个匈奴人,一激动起来,照样穿着小背心就敢上场作战…………
 
 第一百零七章 李林vs贾诩(1)
 
    黄巾军大营外,李林带领五千大军和黄巾军的人马已经排好阵型,虽然两方气势很足,但是貌似没有什么开打的架势,只看到黄巾军缓缓分开,而张白骑护着一个马车缓缓的走了出来,李林一看还算是熟人,毕竟也是在长安之中讲过的,很是主动的策马上前,而张白骑也是护着马车生前,李林的目光则是一直紧盯着那越来越接近的马车。
 
    能够让张白骑在一旁跟一个保镖似的护着的马车,里面做的定然不是一般人,到了近前,张白骑率先对李林拱手一拜,道“辽侯!久违了!”
 
    李林点点头,叹息一声道“是啊……这是久违了,长安一别,将军好像是越发苍老了啊?”
 
    张白骑一听,不知道该说什呢,犹豫一下,默默的说道“辽侯倒是风光依旧!”
 
    “哈哈!”李林忽然大笑出来,缓缓道“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多的汉人了!张大帅,不知道我这个风光是从何而来啊!”
 
    张白骑看着李林,知道自己根本也说不过眼前之人,而李林也明白,张白骑可不是今天的主角,看行了张白骑身旁的马车,道“马车里面的那位,怎么说也该漏上一面了吧?”
 
    “咳咳!”马车里面传来了两声咳嗽,只看帘子缓缓打开,一个面色有些苍白的文士显现了出来,一块手帕还捂在嘴上,看来是感染了风寒。
 
    “咳咳!”又咳嗽了两声,赶车的士兵赶紧将文士搀扶了出来,只看文士缓缓的站了出来,身后张白骑赶紧将自己身上的锦袍放在文士身上,可见张白骑对其的尊敬。
 
    文士对李林很是恭敬的一拜,道“拜见辽侯!”
 
    李林也是拱手回礼,疑惑道“不知道老先生姓名?”
 
    文士赶紧摆摆手,道“辽侯抬爱了,先生不敢当,在下武威贾诩…………”
 
    “贾文和!”李林大惊,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贾诩连忙道“辽侯知道老夫,真是老夫幸甚!”
 
    听到贾诩两个字,李林心中“咯噔!”一下,毒士贾诩这个名字在李林的脑子之中一下子就蹦了出来,而张白骑看到李林的震惊,则是不削的撇撇嘴,心说“看来这个李林也是知道先生的厉害的!”
 
    但是震惊只在一瞬间,李林赶紧将表情调整过来,如今虽然两军对峙,但是不是比的武力,而是比的气势,李林淡淡一笑,缓缓道“怪不得林前日之计竟然被识破,原来是有先生在,怪不得,怪不得!”
 
    看这里了摇头的样子,可见也是对贾诩十分的尊敬,贾诩笑道“呵呵!辽侯不必这样说,老夫只是看破一点罢了,而后辽侯在这里临泾城下,一马当先,身先士卒,带领部下反击,似的麾下人马逃脱,老夫更是佩服得紧啊!大汉辽侯,果真名不虚传!”
 
    李林眉头微微一皱,对贾诩拱拱手,道“林有一言相问,还请文和先生明言!”
 
    “咳咳!”贾诩咳嗽两声,用手帕一边擦了擦嘴,还看着李林,随即缓缓道“辽侯可是问老夫,长安之事?”
 
    这一次,李林并没有感到惊讶,毒士贾诩,这个天下数一数二的谋士,猜到自己的心思还不十分正常,李林对贾诩点点头,道“不错!这长安之时,可是先生布下之计!”
 
    “呵呵!”贾诩轻笑几声,缓缓摇了摇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